商量把弟弟送到上海去治肺结核
2020-06-21 09:4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当时他非常虚弱,说想休息一下。”陈勇说,当时朱景修在救助站只喝粥,登记信息时也只写了名字和村里的地址。

再后来,萍乡救助站通过温州市平阳县救助站,终于找到了朱景修的哥哥朱阿忠。

昨天,记者还向平阳县政府求证。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现在的价格来说,一亩地所有的赔偿加起来也就20万左右,要是有700万元的补偿款,估计得全村人的地都给他了。

看到微博后,记者昨天联系上了萍乡救助站的副站长陈勇。接受采访时,他还记得自己听说过700万这个数字。

这两天,朱阿忠很忙。他正在四处联系亲戚凑钱,商量把弟弟送到上海去治肺结核。“平阳人民医院说可能治不好,病情太重了,作为哥哥,我总不能不管他吧。”

陈勇回忆,大概在今年2月5日上午10点左右,朱景修蓬头垢面地走进了萍乡市救助站的大厅。

三是两兄弟共有的一幢落地房,一二层归哥哥朱阿忠所有,三四层归弟弟朱景修所有。这幢房子并没有拆迁到,所以也没什么补偿款。现在房子还是毛坯的,连装修都没钱,哪里来的700多万元。

一夜暴富的“逆袭”神话,让温州人朱景在网络上走红。这到底是真是假?

现在朱景修看病需要钱,朱阿忠说,考虑亲戚凑一点,自己多出一些,然后向村里、民政局等地申请一些救助金,如果实在凑不够就考虑卖房子了。“房子卖了以后,他没地方住,也只能住到我家来。”

朱景修说,当初只是赌气离家出走,并不是别人想像中的要出人头地。

离家后,朱景修去过四川、西安、河南、湖北、湖南等地,开过出租、当过保安、也在饭店打过工,没有工作的时候就一路流浪。早些年,他还向家里人要过几次钱,后来就没再和家里人联系过。

“我只有初中学历,老婆在事业单位工作,我经常在家看看金庸、古龙的武侠作品小说。”朱景修患有家族性遗传的精神疾病,经常受头痛困扰,赚钱不多的他,常常和老婆有摩擦。

一是土地补偿款。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弟弟(朱景修)还没离家出走,他的一亩半地和我的土地一起被政府征用过。当时每亩地补偿4.7万,钱都是弟弟直接拿走的。

几年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精神疾病也复发了。最后一站在江西萍乡,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把他送回了平阳。

东方网4月8日消息:4月7日,一条有关温州男子朱景从流浪汉变身大款的微博被大量转发。据这个长微博说,朱景早年在外生意失败,乞讨流浪了9年后,身患肺结核病重。最近,他被江西萍乡救助站送回平阳老家后,发现因城中村改造他已获赔700万元土地补偿款,家人还替他买了房,交了养老保险。

说起网传的700多万元土地补偿款,朱阿忠笑了:“他要有这么多钱,还用得着我们给他凑钱治病吗?”

二是安置房。土地被征用后,还分过一套140平方米的安置房,是分给我和弟弟的。当时他已经离家出走,十五六万元的补交款还是我出的,弟弟没出过一分钱。现在房子被我出租了,市场价大概在70万元左右。

躺在平阳县人民医院隔离区病床上的朱景修,说起往事声音很沙哑。网上传言有地有房的他,为什么还要离家出走去流浪呢?

工作人员把他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发现,他身患肺结核,病情严重,立即被隔离治疗。

就是在那会儿,陈勇听哥哥朱阿忠说,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来看,弟弟名下的资产有700多万元。

陈勇说,自己只记得个数字,但并没有仔细问过。“听到这个数字时,我还为朱景修感到高兴。”

朱阿忠很实在地说,弟弟朱景修的所有房子加起来价值也只有100多万元左右。

昨天,记者从多方面求证后发现:被萍乡救助站送回平阳老家的人其实名叫朱景修,他确实获得过补偿款,但总额并不大,名下的财产总共加起来最多值100多万元。

陈勇说,考虑到肺结核要传染,最后救助站是用民政局的车,把朱景修送到平阳的。“当天晚上我们就住在平阳,他哥哥非常激动,送了我们一面锦旗。”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37m.cn新疆博乐市哦靶厩商贸有限公司 - www.m37m.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