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小就长在抚仙湖边
2020-06-09 20:2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孙云鹏说,下一步,玉溪市将在加强旅游项目建设整治力度的同时,通过退人、退房、退田、退塘和还湖、还水、还湿地的“四退三还”思路,采取沿湖截流断污水、治理面源减污染、补水节水添动力、面山绿化增植被、河道湿地流清水、人口外迁扩新城的措施,确保抚仙湖长期稳定保持ⅰ类水质目标任务的完成。

“村里的一些厕所和猪圈拆除后,村民们没有了关养牲畜的地方,甚至连上厕所都没有了去处。长此下去,如果人畜乱拉乱排,污染环境,那拆临拆危还有什么意义?”

李唯认为,原有的抚仙湖开发规划项目过多,开发强度过大,建议省政府相关部门重新拟定抚仙湖保护与开发规划,坚持生态保护优先,适度开发高端旅游项目;尽快编制沿湖村镇建设规划,禁止沿湖、面山村庄及旅游主通道沿线村庄扩建和新建;在生态恢复中,让部分农民转为生态产业工人,解决就业问题;沿湖及径流区实施全面禁止畜禽养殖、全面禁止施用农药及化肥;对游泳人员规划管理,减少对湖泊的污染;加快论证及实施抚仙湖水资源亏损补水方案,提高污水处理标准。

“拆临拆危要科学规划、统筹跟进,不能只拆不管。禄充景区海滩上拆除的废弃物遍地摆放,换衣间、避雨亭拆除后也没有相应的替代设施,游客意见很大。”

清风吹过,乔木灌木林树叶哗哗作响。江川县西海边退田还湖缓冲带上,小叶榕、清香木、黄连木等树种间隔栽种、长势喜人。江川县副县长普朝鹏告诉调研组,不久的将来,这儿便是一个风光如画的湖滨公园。

江川、澄江、华宁环湖3县正开展退田还湖、修建生态林等湖泊生态环境保护工程

“抚仙湖旅游业的无序发展和水资源的过度开发,径流区的城市规模持续扩大,流域内污染型、耗水型农业不断发展,大部分缓冲带开发利用强度大,流域产业结构不合理,这些都导致了抚仙湖水资源和水环境压力不断加大。”参加调研的云南省环境科学学会秘书长李唯提出,抚仙湖目前最需要的是抢救性生态恢复和水质保护,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引起重视,不断调整开发规划思路,加大财力和工作力度。

华宁县副县长李国录说,在“四退三还”中,全县目前已累计拆除抚仙湖东岸一级保护区和环湖公路外侧50米范围内临违建筑270宗,拆除面积23782平方米。完成抚仙湖环湖路以下1242亩土地的退田还湖,以及1001万元的生态林、景观林建设。

卢云涛建议,抚仙湖治理要加强功能区划管理,注重主体功能、生态功能、环境功能区划的有机统一,在环境功能区划上多做有益的探索。要加强生态补偿基础性工作,积极争取国家和省级更大的支持,加大开发受益者对受损者的支付和补偿。要探索污水处理厂、湿地、湖滨带后续管理机制,让其充分发挥效益。同时,采取村民共管等方式,提高失地农民的积极性和参与性,增加其就业机会。

7月10日和11日连续两天下午,调研组分别在澄江和江川两县举行了民情恳谈会,10名来自两县沿湖居住的村民与政协委员和专家面对面交流。

“我们从小就长在抚仙湖边,它是我们的母亲湖,我们不保护谁来保护?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如果抚仙湖污染了,儿子儿孙今后还靠什么生活?”

“在目前污染总量远远大于水资源和水环境承载能力的情况下,抚仙湖水环境改善的拐点还没有出现。”段昌群教授认为,抚仙湖流域目前产业结构调整空间不大,农业发展升级换代短期内还有难度,加剧了保护与发展之间的矛盾,尤其是治理速度没赶上污染速度,湖泊水质恶化处于“加速度”。加之抚仙湖属于深水湖,更新周期长,一旦污染,逆转的可能性极少。抚仙湖正处于生死攸关的一个转折点,这个时候只要紧一下、努力一下,就会找到那个水环境改善的拐点。

在抚仙湖东大河流域水污染治理与清水产流机制修复试点工程建设现场,澄江县抚仙湖管理局局长赵宏高告诉调研组,在财政部、环保部和省市县相关部门的推动下,总投资19095.69万元的东大河治理工程项目有序开展,沿湖村落的污水收集处理和多塘系统建设、生态砾石床主体建设、河滨低水污染水收集项目都在不断推进。

“应跳出水环境治理水环境,跳出抚仙湖治理抚仙湖。”段昌群认为,水污染的问题出在湖泊中,但根子却在流域内,存在于陆地上的城镇发展、农业发展等方面。他建议在全流域内优化发展、“减压”发展,给湖泊休养生息的空间。这就要明确和划定水资源和水环境承载力的红线,算清来自农业、工业、旅游等方方面面的污染总量,倒逼回来统筹好发展速度、规模和布局问题。同时,还要提升农业转型发展,一是考虑全产业的生态化发展,降低农业本身污染负荷,二是通过降低农业污染负荷腾出环境容量发展新型旅游业。他说:“抚仙湖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极为脆弱的生态环境,决定了保护发展不能走规模数量型而只能走质量效益型的道路。”

普朝鹏介绍,退田还湖湖滨缓冲带建设是市委、市政府推进抚仙湖保护治理“一退够、二调优、三保护”思路的湖泊生态环境保护试点工程。妥善做好退田补偿,科学规划建设方案,目前已退出沿湖7个村、3433户群众的农田2800亩,全面实施了退出农田缓冲带生态修复建设、围网封隔、低污染水处理,以及入湖河口、湖湾清淤等工程项目。

玉溪市副市长孙云鹏介绍,沿湖3县18万人口特别是环湖路以内2.7万居民生产生活产生的大量污染,连续4年大旱造成抚仙湖蓄水量减少5亿立方米、水位比法定最高水位低242厘米、水生态风险较大,流域内34条主要入湖河流水质绝大部分是劣ⅴ类、进入湖内的劣ⅴ类河水占入湖河水总量的75.8%,抚仙湖面山植被覆盖率低、水源涵养不足、水土流失严重,以及湖泊治理资金缺口较大等诸多原因,导致了抚仙湖保护治理呈现出“纳污吐清”和老账未还添新账的局面。

“《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已经颁布实施6年时间,为什么要等建了这么多建筑才开始拆临拆危?拆临拆危、‘四退三还’为何有的地方不坚持同样的标准、同样的尺度?”

“多年来,我们始终把抚仙湖治理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不断完善保护治理思想和措施办法,确保抚仙湖长期稳定保持ⅰ类水质。”玉溪市副市长孙云鹏介绍,为高位统筹保护与开发工作,玉溪市将抚仙湖——星云湖生态建设与旅游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管委会升格为试验区最高议事决策机构,由市委、市政府领导担任管委会领导,统筹试验区规划建设、产业发展和开发管理。同时,健全完善入湖河道河长责任制,由市级领导出任抚仙湖流域16条主要入湖河道河长,全面加强入湖河道综合整治工作。

“守好抚仙湖这塘清水,我们大家都举双手赞成。为配合抚仙湖治理,村子里140多户住在一级保护区的村民已经搬离世代居住的老家。”

尽管站在不同的角度和层面,持有不同的建议和意见,但大家都赞同同样的一个观点:不管是总氮、总磷的排放总量,拆临拆危、退田还湖,还是开发旅游项目,都要坚持划定红线,红线就是刚性,是推进抚仙湖保护治理的前提和基础。

从2008年至今年上半年,抚仙湖主要水污染指标无明显变化,综合水质评价总体为ⅰ类水平,浮游植物、叶绿素α、水体富营养化等水生态指标均有所下降,水生态环境有所改善。但水质状况仍不容乐观,特别是总氮连续23个月的含量月均在0.16-0.18mg/l之间波动,非常接近0.20mg/l的ⅰ类水质标准临界值,处于临近ⅱ类水质的边缘。

数据还显示:每年进入抚仙湖的总氮达1099.6吨,总磷达173.1吨,大大超出抚仙湖保持ⅰ类水质总氮821.9吨、总磷115.8吨的环境承载力。而其中农业农村面源污染产生的总氮、总磷分别占流域污染源的61%和52%。

——不少村民提出,保护母亲湖人人有责,希望同天同雷、同天同雨

来自省环保厅的统计数据显示出抚仙湖保护治理与发展的严峻形势。

“公司在拆临拆违工作中忍痛拆除了景区88个商铺,每年直接损失达到280万元。”

水污染的问题出在湖泊中,但根子却在流域内,存在于陆地上的城镇发展、农业发展等方面

长期关注抚仙湖保护治理的省政协常委、云南大学生命科学院常务副院长段昌群教授非常担忧这样一个问题:虽然现在入湖的总磷含量没有达到ⅰ类水质能够承受的最高值,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抚仙湖流域内存在大面积的富磷地区,随着地表自然生态过程或者人类行为造成自然生态过程加快,必将造成流域内总磷含量的急剧增多。同时,连续4年干旱造成的水资源短缺的叠加效应,加之出流改造带来的汇水面积、流域面积减少、湖水自我更新时间长等问题,都使抚仙湖保护治理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m37m.cn新疆博乐市哦靶厩商贸有限公司 - www.m37m.cn版权所有